昼X

自娱自乐的低分选手

【Klance/Adashi】不知道起什么名③


🏖🔹🌇✨

adashi主场


----------------------------


Shiro半躺在沙滩椅上,听着冰块与玻璃杯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他不得不承认Lance的确有一手,思维紧绷多日的人们终于得以享受来之不易的闲暇时光。


嬉笑声不时从不远处传来,海面上的冰山把Shiro和他的小椅子圈在一大片阴影中,它上面散发落下的白雾铺满了半个海湾。


是的,一座飘在赤道附近的巨型冰山,这绝对是他见过最诡异的风景之一,因为它的身上还长着...嗯...


Allura驾驶着蓝狮把海浪堆成了自带滑梯的水上游乐设施,而另一侧的藤蔓顺着冰墙蜿蜒而下,Pidge尝试了些新东西,看样子她成功了。


只要顺着绿藤攀岩登顶,你就可以赢得一片特厚芭蕉叶,当然你也可以不拿,如果你身上的泳衣质量好到能撑住与冰面几分钟的摩擦。对了,在海湾的另一边你还能享受到温泉SPA,不要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Shiro!”Coran戴着闪光的尖角墨镜从一旁经过,“我非常喜欢你烤的熔岩蛋糕,真没想到你还会烘焙!顺便一提我觉得你在里面加了点日本茶叶之类的,对,抹擦,是叫这个吗?”


“额...是抹茶,谢谢你Coran,我想你是唯一一个支持我的人了。”实际上他做的是奥利奥抹茶饼干,可惜制作过程中他好像搞混了什么东西。Shiro很庆幸他们还有Hank这个天才去准备晚餐。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加点冰吗?我必须向您介绍这是刚刚从宇宙射线下诞生的新鲜冰芯,它有美容养颜清火润喉的功效。或者你可以尝试火山熔岩面膜,它能让您重返十八岁挽回逝去的爱...”


“Lance,别闹了。”Shiro看向站在一旁提着冰桶的人。


他本想私下把这事给解决了,不幸又万幸的,这让Lance发现了。这不怪Lance,谁让他工作时也不忘用余光搜寻着远处Adam的身影,这当然瞒不过loverboy的眼睛。


Shiro叹了口气坦白道:“我尝试过...但我不觉得Adam想跟我讨论这个。”


“永不言弃,shiro,是你告诉我的。现在我要把这话还给你,如果你真的想去做的话。”Lance认真地看着Shiro的眼睛,好像要把这话直接传送到他的脑子里。


“再说了,你看这美丽的夕阳和沙滩(还有冰山),以我丰富的经验来看,这次的成功率是99.999% !”他拍了拍Shiro的肩膀,指向环着海湾东面的小山坡。


“好吧,好吧。”Shiro摊手认命地站起来,朝那里走去。Lance闭着一只眼做了个射箭的动作。


“噢对了,顺便一提。”Shiro突然回头向捂嘴窃笑的Lance摆了摆手,“我原本一直以为你没有经验呢,向你道歉。”


这回终于轮到Lance被呛在原地说不出话了。


-------------------------------


“我以为在这个时间没人上来了。”


Adam没有回头。存在了数亿年的恒星半沉在远端的地平线上,在他身上撒上一层金红的柔光。


好的,冷静。Shiro轻声走到离他不远处的草地上盘腿坐下。


微凉的晚风浮起他的一缕发丝,Shiro早就发现它们比之前长长了不少,隐约遮住半边脸庞。


“这里的风景很美,不是吗?”Adam嘴角微扬轻声说道,“听说你今天烤了抹茶饼干,可惜我来的太晚没有抢到。”


Shiro脸有点红,可能是夕阳的效果。


“额...你知道的,我的厨艺。”他坑坑巴巴地回答。偏偏要谈这个,Shiro肚子里打好的草稿已经被消化掉了。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太阳快落山了,大家应该已经在营地等着我们了。”Adam说完自顾自得起身要走。


“Adam!等等!”Shiro连忙站起拉住了Adam的手臂,“你不能就这样一直躲着我!”


他深吸一口气:“我们需要的谈谈。”


Adam盯着自己衣服上的机械手,慢慢仰起头。


“好的,那么你想对我说什么呢?Shiro?”


他愣了一下。


“也许是时候结束了。”


最后一丝温度随着夕阳彻底降了下去。


------------------------------


Shiro对不起(._.)请你委屈一下下

我保证he!!!

看我的肝还能撑多久

恭喜泡泡喜提双下巴,想当年他也是瘦过得

【Shance】Invasion


脑子装的都是些什么废料


----------------------------------


Shiro你感觉怎么样?”Lance架着Shiro的手臂靠墙坐下来,他们在执行任务的中途莫名被巡逻机器人发现,Pidge保证它们会瘫痪直到所有队员完成任务成功撤离,但是现在本该休眠的警报系统却重新开始运作。


到底发生了什么?Pidge他们还安全吗?现在应该怎么办?如果是Keith他会怎么做?Lance快急疯了,他咬着嘴角看向靠在一旁垂着脑袋的Shiro。


在逃跑途中Shiro用手臂替Lance挡下差点射中他脑袋的激光,作为代价他们这次任务的目标实验品也被打碎了,粘稠的液体爆了Shiro一手,然而还没来得及清理追兵就已经赶上,他们只能优先撤退。


Shiro的身体有点不对劲,起初是大脑针扎似的刺痛,到后来开始神志不清,最终他还是没有撑住倒在半途。


真见鬼,Lance咬牙喘着粗气托住Shiro,事情还能变得更糟糕点吗。先是Keith离开了队伍,而不知为何黑狮并没有接受Shiro,它毫无反应连尾巴都没动一下。


这次的紧急任务是捣毁女巫的实验基地,如果再不阻止她的力量会将星球的能量消耗殆尽,直至这颗翠绿行星化为死物。Lance的任务是和Shiro一同潜入建在地下的核心实验室并带回样本,其他队员则在外面负责掩护防止敌方增员。


不时有Galra士兵的脚步声从墙外传来。现在他们哪也去不了,只能坐在临时找到的小房间里等待救援。Lance唤着Shiro的名字,扶着肩膀把他放倒躺平,他的机械手臂正泛着诡异的红光,看样子像是被感染了。


Lance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堆满玻璃罐的储物室。他站起来在架子上翻找,试图拿到有用的东西,然而这个基地并不会准备好医疗箱送给他们救急。


Shiro身体的情况越来越糟,他眉头紧皱,Lance将手放在Shiro滚烫的额头上,不知道这是否能让他好受点。


他打开便携终端尝试着和队友联络,却发现所有的信号都被切断了,看起来Haggar早已做好准备等待他们的造访,他猜测连试管里的液体也被提前替换过。


Lance懊恼地把终端关上,到底怎么回事,消息被拦截了?女巫对他们的计划了如指掌,简直就像...有内应一样。他被吓出一身冷汗。


他瘫坐在地上正胡思乱想,并没有发现躺在身旁的人猛然睁开眼睛。紧接着Lance被巨大的外力掼倒在地上,后脑勺和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疼得他眼冒金星。


他努力把眼睛张开一条缝想看清状况。是Shiro,身体散发着高热把他按在地上,用空洞无神的瞳孔盯着他。


看起来事情还有进展---向坏的那一方面。



---------------------------------


下面的其实已经快写完了

到底是PG13的发展还是阿十八..纠结😖【安利卖不出去救救孩子

【Klance】不知道起什么名②


回忆杀


-----------------------------------


Lance和Keith的第一次对话发生在天气还不错的下午---一个不怎么适合闲聊的下午。Keith刚从教官室里推门出来,手里多了张通知单,他向来把它们看做废纸。


他再也没有家人可通知了。


又是无聊的一天,男孩盯着一条条经过的瓷砖缝。这不是他的错,Griffin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臭嘴,而他只是施加点外力帮这个讨厌鬼合上。Keith在犹豫自己是否应该告诉Shiro,虽然那个总是出现在他面前的老师迟早要得知这事。


突然什么东西撞到了他,顺道加深了手臂上的淤青并成功的让他把抓得并不牢固的纸也甩了出去。


很好,Keith望着飘落的单子心想,今天还能更糟心点吗。


“对不起!是我的错!”Lance连忙蹲下来去捡掉在地上的东西,他只顾着和朋友们聊天并没有花太多心思看路,在这点上Hank早就提醒过他。


肉眼可见的低气压迫使站在旁边的女生默默往后退了一步,而Lance正毫不知觉的抬头把纸递过去。


“噢我的老天你的脸怎么了?”Lance这时才想起来观察情况,四周没人开口说话。他望着眼前穿着红夹克的人,认出他是模拟实战课上总是坐在自己左后方的同学,名字好像是...


“额,你还好...”他话没说完,就被前方充满怒火的眼神打断了。


他很漂亮,Lance很佩服自己在这种时候第一个想法是这个。然而你永远别想指望能从Keith嘴里蹦出什么好话。


滚开,Keith听到自己这么说。


从此他们的梁子便结下了,在那之后Keith和Lance一遇上便开始较劲。比如模拟飞行时Keith会突然脱队,驾驶着战斗机故意擦着Lance头顶飞过,突起的乱流差点让Lance整个任务结束,他惊叫着扶稳操纵杆,耳边传来教官的怒骂和某个混蛋的轻笑。


虽然Lance也想找机会说点别的,但每次除了争吵怒吼着对方的名字就是顶着脑门瞪大眼睛谁也不让谁,直到有人过来把他们分开。


已经失去控制了,Lance心想,Keith在给他找事这方面做得甚至比他全A的成绩单还要好。Shiro倒有些开心,看起来Keith交了个朋友,他和Adam都觉得这是一大进步。


而Lance又多了个习惯,每次路过隔壁班门口时都会不经意的向里撇几眼,寻找那个坐在角落里的身影,看他是不是又在托着下巴眺望窗外。他到底在看些什么?他的脑袋里装着什么东西?


还有他的瞳孔...不得不承认Keith拥有一双他见过最美的眼睛,像是Lance曾在教科书上看过的紫色星云,造物主悄悄地把这抹风景放进去以便珍藏起来,这足以让所有人嫉妒不已。Lance在每次争吵时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Keith本该与我们不同,他是特别的。Lance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明明Keith是个总给他找麻烦的小混蛋。但不管他怎么想,自己都绝对不能输给Keith。


这场战争持续到某个阴雨连绵的早上,这天所有的新闻台都在报道宇航员失踪的消息。


从此以后Keith再也没去过学校。


----------------------------------------


真的是想到啥写啥,完全不敢回头看哈哈哈

开心就好【可达鸭抱头.jpg】

【Klance】不知道起什么名①


Adashi/Lotura/Allurance友情向


Lance试图送助攻 顺便把自己也送出去的故事

🦐🐔8️⃣🦀自我消化脑补产物反正也没人看


-------------------------------


“嘿伙计们!我倒是有个提议!”Lance从餐桌旁跳起来,这让已经张嘴的Shiro又把话咽了下去。


Hank小心地把正在摇晃的奶昔扶稳,他在闲暇之余在尝试着做低糖料理。


“抱歉啊Shiro。”Lance露出得逞的笑容,有时候Keith想搞清楚这是不是祖传的ω嘴。


“要我说...我们为什么不去海边度个假呢?现在重建工程接近尾声,我想大家一定需要放松一下。”


“噢!就像动画放到半途突然接上跟主线脱离的『沙雕篇』那样吗?我很喜欢!哔啵哔也该学着点!”看来Coran这段时间学习了不少地球文化。


Lance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Allura:“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海边的沙滩吗?还有雨,但不是烫的那种。”


Allura没有回话。


她有点跑神,上次的那个机甲把他们虐的够呛,而现在核心残骸还没有打捞上来,她必须要搞清楚这个怪物从何而来,机甲上散发出的能量让她感到熟...


“Allura?公主?”Lance在她面前挥了挥手,虽然Altea人种有超越人类的体格和精神力,但她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假期.


“噢!抱歉。”她回过神,“那天之后我一直很想在海边走走,把脚埋在你说的柔软的沙子里,还有很多奇妙的地球生物。”


蓝狮随着自爆后的碎片坠入海中,这只大猫很喜欢海洋。上浮时她甚至发现了游在一旁,和前代蓝骑士相似的生物,但看起来它们只能待在海里。


“我不清楚我们是否应该放慢脚步,敌人们总是在你不经意间冒出来。还记得你俩只穿着泳裤坐在控制室吗?”Pidge打趣道。


“额...当然”他试图回忆,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背后细腻的触感,Keith和他在通道里,交叉着手臂...


Lance把这些画面赶出的脑袋。


他们在太空漂泊许久紧接着加入战斗,刚把伤养得差不多就马不停蹄的开始战后重建工作。队员们需要休息,可现实并没有留给他们太多时间。


然而现在有个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别的什么都先靠边站。


“就几天时间,我们带上大猫们一起过去,可以随时回来。而且---”


Lance眨眨眼,突然凑到Shiro耳边:“你一定要找个机会和Adam好好谈谈。”


Shiro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


他俩显然在密谋什么,只有他们知道的秘密。


Keith心中烦躁不堪。


-------------------------------



第一次尝试写文啊啊啊啊想赶在s8之前写完

不知道自己的玻璃心能否承受可能出现的实锤官配

〒▽〒不过只要lance大宝贝儿开心就好了

klance真的太好了呜呜